全球累计确诊病例超120万例 西班牙病例超过意大利


令人愤慨的是,部分无良的西方政客和媒体为了牟取私利,基于意识形态偏见,刻意忽视中国及时发出的提醒与通报,借疫情对中国进行攻击抹黑。当中国1月底暂时关闭武汉对外通道时,西方政客与媒体热衷于炒作人权话题,却对中国分享的疫情信息反应冷淡,白白浪费了中国人奉献牺牲抢来的时间;当欧洲国家采取与中国相似的防控手段时,《纽约时报》公然采取“双标”,成为全球笑柄。更恶劣的是,当全球疫情多点暴发之时,西方部分政客为遮掩自己的治理无能,不断“甩锅”中国。

“当前流行病的增长可能会使COVID-19患者的临床需求与医疗资源配置之间产生不平衡。如果不可能为所有患者提供重症监护服务,则有必要应用可获得重症监护的标准——这取决于可用的有限资源。”

随后,英国政府发言人澄清,“群体免疫并非行动计划的一部分,而是流行病的自然副产品”(Herd  immunity  is not part of our action plan, but is a natural by-product of an epidemic)。卫生大臣马特·汉考克(Matt Hancock)也澄清,“群体免疫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或者政策——这是一种科学概念。”(Herd community is not our goal or policy)

据统计,在这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斗争中,有超过3000名中国民众逝世和牺牲。在清明节这天,中国以全国性哀悼活动来缅怀牺牲烈士与逝世民众,充分体现了人民至上的理念,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。

特朗普之所以失去耐心准备加征关税,是因为低油价已经让美国遭受实际损害。4月1日愚人节当天,美国页岩石油领域的头部公司美国怀丁石油已经向法院申请破产,股价瞬间暴跌超过40%。该公司之前就身背巨额债务,加上沙俄价格战以及疫情对需求的双重打击,成为第一个撑不下去的大型石油公司。根据穆迪公司的数据,北美油气公司在未来4年面临2000亿美元的到期债务,其中仅2020年的到期额就高达400亿美元。目前,美国石油产业大约吸纳数十万工人就业,许多杠杆率很高的美国能源公司面临破产,工人面临裁员。

皮埃蒙特市的民防部门起草的文件指出:

3日,90多名美国知名学者和前政府高级官员联合发表公开信,呼吁中美加强合作,共同应对疫情。这封公开信的签名人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莱特、前国防部长哈格尔、前驻华大使洛德、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、美国著名学者约瑟夫·奈、美国前财政部长拉里·萨默斯等。公开信发起人之一、美国智库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呼吁,“无论中美双边关系处于何种状态,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全球挑战迫使我们竭尽所能,通过合作来共同寻求挽救生命的方法。”

路透社称,特朗普周六当天表示,沙特已告诉他,它已与俄罗斯达成协议,共同将石油产量每天减少1000万桶或更多。但截至目前,两国均未确认该计划。另据OPEC消息人士4日透露,原定于4月6日举行的OPEC+视频会议可能将推迟至4月9日,以便沙特和俄罗斯有更多时间进行谈判。该消息人士表示,两国目前尚未达成任何减产协议草案。4月4日是中国缅怀逝者的传统节日——清明节。今年这一天,中国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,悼念新冠肺炎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民众。这是中国首次因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依法启动全国性哀悼活动。

4、撤侨计划:英国政府被质疑相对其他国家行动过慢。

“群体免疫”应该是国内对英国整个疫情防控争议的焦点。这种说法源自3月12号政府发布会上提到的“群体免疫”和13号早上英国首席科学顾问Sir Patrick Vallance在sky news的采访中回答了“需要60%人感染来达到群体免疫效应”的问题。